韶关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列车夹缝中的上水工里面一身汗外面一身冰

发布时间:2019-11-17 10:23:41 编辑:笔名

列车夹缝中的上水工:里面一身汗 外面一身冰

李健在为列车上水。

北京西站,全国49个大站中最忙碌的车站,每年到发旅客总量达到1.1个亿,车流汇聚,熙熙攘攘,维系车站运转的20个工种里边,有一种是最苦最累最脏最危险的,乘客每一杯热水、每一碗泡面背后都离不开他们的付出这就是火车站的上水工。

列车呼啸过工人被吹透

昨天下午,一辆北京西始发、开往南宁的Z5次列车正停靠在站台上等待发车,部分早到的旅客已经上车坐下。在列车的另一侧,上水工李健和工友们正在为这趟列车加水。列车开往南宁,一路南下两千多公里,要保证乘客有水喝、能泡面、可以洗漱,这一节普速列车的车厢需要加满一吨水。

在收到综控室的作业确认通知后,李健拿起水管插入注水口,开始为一节车厢加水,之后再往第二节、第三节车厢走去,重复加水动作。由于加水作业是站在铁轨旁边的路基上进行,李健一米七八的个头还不到车窗的下缘,列车里的乘客并不知道车窗外还有忙碌作业的工人。加水其间,一趟兰州方向的列车进站,按照操作要求,李健需要立即停止作业,面向行驶列车的方向,等列车通过确认安全后再继续操作。当时虽然是下午两点多,但阳光被一旁高大的列车遮挡得严严实实,再加上呼啸而过的列车带起的大风,整个人感觉都要被冻透了,而李健距离刚刚驶过的列车也就半米多的距离

李健告诉,为了确保上水质量,一般的普速列车一节车厢加水至少需要15分钟,动车则需要20分钟,一个小组3个人,每人负责3节车厢。普速列车一节车厢需要1吨水

,动车一节车厢需要0

.4吨到0.6吨,工作量特别大。李健今年39岁,从2006年来铁路就一直负责这个工作,九年间,通过他的双手,为15.9万节列车、超过1500万旅客送去了涓涓清水。

里面一身汗,外面一身冰

北京的冬天,寒风凛冽,上水工在室外作业时却不敢穿得太厚。因为衣服穿太多会影响作业的灵便性,一旦有管子忘了拔下来

,那就会出安全事故。所以师傅们一般都是里面穿保暖衣,外面穿棉大衣。因为时间紧、任务重,上水工又需要在几个车厢间反复地走,往往是刚上完半列车的水,就出了一身的汗。拔水管时溅到身上的水,当时没察觉,等发现时就已经冻得硬邦邦的像盔甲一样。大家互相打趣,说是里面一身汗,外面一身冰。

在没有临时加车的日子里,需要作业的最早一列车是早晨3点50分,最晚的一列在凌晨0点42分,如果赶上春运加开列车较多,那就几乎是24小时连轴转了。北京西站上水车间共33人,分为11组,平均年龄40岁,实行两班倒作业。冬夜的寒冷,最是难耐,光是听着水流的声音都能让人禁不住打个寒战。而这种刺骨的寒冷,对于北京西站的上水工们已经是家常便饭。在铁道间,两旁都是火车,中间就是一个天然的风道,车不动时都能听见呼呼的风声。临到列车通过时,风力更强劲,打在脸上的滋味像猫咬一样,又痒又疼。上水工每出去一趟,回来就得烘干被水打湿的棉衣,往往是衣服还没干,下一趟任务又来了,工人们只得披着半湿的衣服就走。

由于上水工需要在指定的时间内给列车上满水,好让车辆能够正点发车,为此,上水工自己的午饭往往要到下午两三点才吃上,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吃半截饭,吃到一半有任务了就跑出去,干完活回来再吃。

漳州市妇幼保健院
武清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最好牛皮癣医院
乐东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成都哪所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