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迎接天然气的黄金时代

发布时间:2019-10-21 23:12:00 编辑:笔名

如今节能减排、低碳生活渐渐成为人们自觉追求的生活方式后。洁净能源,可再生能源、高碳能源的洁净利用形成越来越强大的社会潮流,传统的石油工业不论是主动或是被动,都不得不顺应这种转变。工业革命以来,传统化石能源一直占据着能源供给的主导地位。能源供给是供应者的选择而非使用者的选择,但当下情况正在发生变化。21世纪以来,能源消费者,包括政府在能源的选择上表现出了越来越强的主动性,通过社会舆论和财政补贴等多种手段让能源变得更加洁净。

国际能源署(IEA)在《2011年世界能源展望》报告中,明确提出了21世纪 天然气黄金时代 的概念。天然气时代的到来不仅仅是供给者的选择,同时也是使用者的选择。对于供给者而言,技术进步他们找到了更多可采资源,可以保证更长期更稳定的生产和供给,因此也给公司和股东更稳定可预期的收入。对于使用者而言有了支付得起、长期稳定的供给,同等重要的是天然气更洁净和方便。

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启示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正在引领全球进入陆上非常规油气投资的新热潮,石油天然气工业是否由此进入非常规油气阶段还为时过早,但对供给者来说,他们有了把握未来的主动权。对政府而言,供求双方满意,又减少了排放,何乐而不为?美国的页岩气革命是美国的企业家推动的,不能说美国政府没有作为,但更多的是美国社会自身的对企业家的激励机制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美国之外的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就需要更多地使用看得见的手,例如调整准入制度和财政与税收优惠等手段以激励供给者的热情。

非常规天然气与常规天然气最大的区别是地质因素不同:常规天然气有一个运移富集过程,最终保存在孔隙度渗透率都较好的圈闭里,所以储存单位体积里的资源丰度很高,可以称之为 富矿 。页岩气煤层气等非常规天然气是保存在烃源岩里(页岩或煤层)的,由于源岩的孔隙度渗透率都很低,气体运移不出去,只能附着或游离在烃源岩里,所以单位体积里的气量较少,资源丰度很低,可称之为 贫矿 。尽管比较 贫 ,但由于烃源岩的分布很广,体积很大,非常规天然气的资源量非常大。对于中国非常规天然气的资源量,国内外专家有共同的看法,即非常丰富,很有可能超过美国。

页岩气的地质特点决定了它的勘探开发模式与常规天然气有着巨大的差别。找到一个大型的常规油气田时油公司常说 抱了个大金娃娃 ,很形象地说明了常规油气勘探开发的特点,高投资高风险高回报。勘探风险很大,找不到,巨额勘探投资就没了,颗粒无收了。一旦找到了,一个油田甚至一口井能不停地生产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可谓黑金滚滚。在页岩气勘探开发过程中人们常说产量较高的区域叫 甜点 区,只是产量好一些,生产井的递减慢一点,与 大金娃娃 非常不同。美国经验表明,页岩气生产井的产量递减很快,不少生产井两年左右其产能就下降到峰值产能的10%,维持产能的办法就是不断地钻井。

常规油气田有非常清晰的勘探、开发和生产三个阶段的划分,而页岩气这三个阶段往往是分不清的,生产很长一段时间后完整的ODP报告还可能没有完成,这不是传统油气企业所习惯的投资经营管理模式。某种意义上说,页岩气的投资经营管理更像一个生产型企业,而不是传统的油公司,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页岩气革命是中小公司推动的,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和康菲等巨头开始时都毫无作为的原因。经过近三十年的探索实践,美国页岩气的投资回报管理模式已经逐渐清晰,经济规模形成,所以这些石油巨头们以大手笔并购的模式进入页岩气领域和回归本土。

中国应开放天然气行业

提高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在中国是有强烈的共识的,问题是能走多快和能走多远。中国常规天然气生产主要受制于资源不够丰富,投资和基础设施次之,总之人们对常规天然气的增长潜力信心不足。

非常规天然气是另一种概念,上世纪90年代,政府对煤层气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借鉴中海油对外合作专营权的成功模式,设立了中联煤公司,国务院授予该公司在煤层气勘探开发领域独家对外招商引资合作开发的专营权。自公司成立至今15年了,回顾一下结果确实令人失望:外国资本投入非常有限,成果不彰,至今没有披露外资获得的份额气到底有多少。引资不理想,政策上内资也进不来,结果不言自明。中国不是没有煤层气资源,技术也并不复杂,政府支持政策非常优惠,力度也很大,成果不理想的原因主要是矿权设置和准入设置等制度原因阻碍了煤层气的发展。

就价格而言,国内天然气还没有市场化,还处在政府指导定价的阶段。目前国内天然气的价格既不反映资源的稀缺性,也不能体现优质能源的本来价值;既不与国际区域价格接轨,也比不上国内其他能源的价格;既不能激励生产者投资、也制约了进口商谈判和扩大渠道的能力。目前的价格体系不改革将严重阻碍天然气市场的发展,进而影响经济发展和国际关系。

对中国天然气进口贸易而言,国际国内都呈现出了多元化的特征,来源方和进口商的多元化,消费方的多元化,还有价格的多元化等等,这是一个有利于中国参与国际天然气市场竞争博弈的时期。核心是 多元 ,规则垄断下的一对多,有可能大赢,但概率很低;开放下的多对多博弈,有输有赢,概率上平手的机会多,因此资源进口国的石油公司大多是私营的,石油市场是开放竞争的。

一个行业的发生与发展有其内在的经济规律,它不是政府设计和规划出来的。看得见的手可以扶持加快它的发展,当然也可以窒息和延缓它的发展。认真总结煤层气发展的得失将非常有助于刚刚开始的中国页岩气事业的启动。我对页岩气的未来持乐观态度,它会形成规模,因为生活需要它和我们有资源。但不会出现大跃进,我不相信奇迹,尽管中国是个可以创造奇迹的国度,但老模式创造奇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再一次推动了中国政府和各路资本进入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的热情。如果油气行业全面开放确有难度的话,中国至少应该开放天然气行业,去除贸易的准入限制,同时扩大勘探开发环节的对内和对外开放。天然气在中国还算是一个新兴的行业,而且不同于石******业,不宜套用现有的石油体制,政府应该像支持技术创新一样支持制度创新才对。美国煤层气页岩气的成功,制度因素是第一位的。制度孕育了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推动了技术创新,技术创新成就了美国非常规天然气的突破性发展。

中国的能源工业目前面临三重挑战,一是供给,二是减排,三是国际合作。应对这三重挑战,加快天然气发展是最现实的选择。世界将迎来天然气黄金时代,中国需要通过天然气走入新时代 开放引进来、开门走出去。降低投资准入门槛,激励更多的资本和技术进入天然气的生产与贸易;放宽走出去的条件,以世界公民的姿态参与全球的合作。

上饶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新乡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疗癫痫病方法
上饶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新乡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