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血帝狂尊 第212章 畅快淋漓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3:05 编辑:笔名

血帝狂尊 第212章 畅快淋漓

跟窦兴的收拢众人不同,路宝手持玄刃战刀在队伍的最后,也是最危险的一个位置,为了保护那些已经失去战斗力的修者,路宝一个人要同时十几个帝族后裔的人,

为了保持自己的战斗力,路宝就好像吃糖豆一样把一颗颗苍源丹塞进嘴里,这样奢侈的做法不但让已经在战斗中兴奋道极点的路宝大大爽了一把,也让那些被他所保护的修者们叹为观止,

什么叫后台硬,这就是,人家可以把珍贵的丹药像糖豆一样往嘴里塞,而自己却弄到一颗还像宝贝似的珍藏起來,

“窦兴,把你的丹药分给大家,我们一定要坚持,我相信门主一定会发现我们这边的情况,我们得等到门主到來,”丹药的功效立刻让,路宝的精神一震,刚才因为战斗所消耗的能量一下得到了补充,

“你自己小心,你那边最危险,”窦兴把一个玉瓶扔给背后那些已经筋疲力竭的修者,挥手一刀斩出,

金属性玄刃战刀,在窦兴这种金属性占主要位置的修者手里,简直把它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一刀斩出金属之声嘹亮震撼,在刀身上被催发出的流光武刃凝结成一把巨大的战刀挂着能量恶风狠狠的劈进帝族后裔的人群当中,

窦兴,仅凭自己真武初涉境的修为用凌炎所赠送的战刀竟然把十几个帝族后裔修为远远超过自己的修者逼退,

“这两个人太难缠了,尤其是他们手里的战刀,跟他们自身的属性相辅相成,使他们的攻击威力成倍的增加,我们还是直接斩杀算了,再按照计划进行已经不太能了,”在战圈外,一名帝族后裔的修者对身边一名看不清模样的人低声说道,

“简直是太浪费了

,这么好的粮食竟然不能被主人所用,算了,浪费就浪费吧,也不在乎这一点半点了,”后者说完一撩自己战袍,一团黑烟从战袍里面飘了出來,

毒黑冥,连澹台若烟那样的武君初涉境都无法对抗的诡异战斗体,窦兴跟路宝怎么可能抵抗的住,

当这个黑冥释放出來已经不同于本体毒的黑烟之后,对前方的窦兴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行动变得异常迟钝,就连体内的武灵转动都开始缓慢下來,

“不好,这里有黑冥,路宝,带着大家快点撤离,”黑冥的存在凌炎早就详细的告诉过这二人,当感觉到身体变化之后,窦兴第一反应就是让路宝快逃,因为他知道黑冥就连凌炎都无法抵挡,自己已经有了中毒的感觉肯定是跑不掉了,但是路宝不能跟自己一块死在这里,

“违规了,帝族后裔的人违规了,”路宝忠厚实在,这个时候还想着两族狩猎的规矩,“你们快跑,去寻找我们的门主,他会保护你们的,”

雷声轰鸣,电光闪现,路宝奋力的劈出一刀在面前冲杀开一条道路一推身边的一名修者把对方推出了包围圈大喊一声之后抽身來到了窦兴身边,

“他们违规了,这不公平,”

“你是不是傻了,现在你竟然还说什么公不公平,这是一个圈套,你快走,”窦兴的身体已经僵硬,连抬手挥刀都感觉成了慢动作,

“想走,呵呵,已经晚了,”黑冥终于从战圈之外走了进來,身边浓浓的黑烟让所有的帝族后裔纷纷向后躲避,

随着黑冥的靠近,窦兴的意识渐渐模糊,路宝也开始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动弹,

“你们两个的战斗力很强,既然不能被主人所用,那就是让我來吃了你们吧,”说着,黑冥战袍一抖,大片的黑烟像乌云一样从上而下压了下來,

“沒有人可以伤我兄弟,”哗玲玲的悦耳响声从高空上落下,一个色彩斑斓的流光像流星一样射了下來,

不等此人到,三个虚幻的人影已经冲进了黑烟当中,

说來也奇怪,这些无所畏惧的黑烟一见到这三个虚幻的人影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掉头就跑,在逃命中,这些黑烟完全失去了控制一样一头撞进帝族后裔的人群中,大片的黑烟瞬间就把帝族后裔的人完全笼罩在了里面,

“发生了什么,我们可是盟友,是自己人,快点把毒收起來,”毒之内,惨叫声连成一片,一些修为稍高一些使出最后的力气大声高喊着,

黑冥不是不想收回这些不分敌我的毒,是现在这个毒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就连自己也感觉到危险的逼近,神识,而且是三圣神识这种排行第二的强大所在,黑冥根本无法抵抗,

看到自己无法控制毒之后,腾空而起就要遁逃,

“咦,这是什么东西,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从來沒有见过黑冥的月妖儿嗅了一下鼻子陶醉的说道,

“这是黑冥,是毒祭炼成的战斗……妖儿你干什么快回來,”凌炎不等说完就看到月妖儿已经出现在了黑冥遁逃的路线前方,

双手叉着腰,小腮帮一鼓一鼓的等黑冥來到自己的面前想要释放毒的时候突然张开嘴身形猛然往前一窜,一口就就咬住了黑冥的脑袋,

黑冥虽然不是真正的人,但也是人形,被月妖儿咬住脑袋之后黑冥吱呀乱叫着就好像一团棉花糖一样被月妖儿叼在嘴里飞了起來,

“我滴亲娘二舅奶奶,这样能吃,”凌炎疾驰的身形瞬间就在空中停了下來,呆呆的看着月妖儿嘴里叼着那个黑冥,

跟凌炎的惊诧相比,那面那些死里逃生的修者们更是下巴落了一地,甚至都忘了在其身后还有十几个沒有被毒笼罩的帝族后裔,

不过这个时候这些帝族后裔一点也不比这些修者好到哪里去,甚至更加的惊恐跟恐惧,

“咯吱吱……吸溜……”月妖儿像啃棉花糖喝糖稀一样眨眼的功夫就把一个足以对抗武君强者的黑冥吃了个干干净净,

吃完之后还拍了拍小肚子露出满意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还有吗,”

“噗通……”一片跌坐在地的声音传來,众人无比为这个奇怪的小精灵感到震惊,

“妖儿,你感觉怎么样,”不管月妖儿说什么,毕竟那可是毒,吃了一个黑冥的毒凌炎很是担心赶紧上前一把把月妖儿抓在手里,

“我从來沒有感觉这么好过,这东西太好吃了,而且在他的体内好像还有很多不同的能量存在,营养丰富哦,”月妖儿笑嘻嘻的说道,

看到月妖儿是真的沒事,凌炎这才放下心來,

当然有营养,那些黑冥不知道已经吞噬了多少修者的修为,沒有营养才怪,

“娘的,你们这些帝族后裔的狗杂碎,竟然跟黑冥沆瀣一气,看我不弄死你们,”虽然窦兴此时的身体还在僵硬中,但是比先前好了很多,看到那些呆傻痴愣的帝族后裔提战刀就是一刀,

“咕噜……”一个人头毫无防备的就被窦兴一刀斩下滚落在地,

“路宝,还有你们,还在等什么,门主來救我们了,我们杀啊,”一刀斩杀一个敌人,窦兴兴奋道极点,也不管自己的身体现在是什么状态,挥动战刀催动功法就冲向了那些帝族后裔,

低落的士气,恐惧的心里,这场反击战沒有任何悬念的修者大获全胜,剩下的十几个帝族后裔就这样被饿狼一样的修者扑上來斩杀殆尽,

“窦兴、路宝,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凌风他们呢,”凌炎带着酒足饭饱的月妖儿落到地面问道,

“见过门主,”路宝跟窦兴互相搀扶着來到凌炎面前道,

“我问你们凌风呢,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凌风才是现在凌炎最担心的,哪有功夫听这二人说这些废话,再次问道,

“门主,在你离开之后不久我们就分开了,”

“分开了,为什么,难道凌风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吗,”凌炎道,

“凌风长老看出了对方的阴谋诡计,他们是要把我们这些修者赶着往里走,一直要把我们赶到他们的包围圈之内,为了不让对方阴谋得逞,我们就分开寻找狩猎的队伍,然后掉回头來跟他们战斗不再被他们赶着往里走,”

凌风的稳重冷静是让人信服的,他的这个判断跟自己想的几乎一样,而且凌风做出的这个决定也是对的,分散开來寻找狩猎队伍,然后多方同时回头反击给对方制造麻烦,换做自己也会这么做,

凌炎点了点头,但是眉头却皱了起來,不是因为凌风,而是因为凌羽寒,凌羽寒肯定是要跟着凌风的,如果万一在还沒有找到一个狩猎队伍的时候遇到了敌人怎么办,凌风一个人还可以逃走,可是凌羽寒呢,

“羽寒是不是也跟着凌风一起,”凌炎担忧的问道,

“是,还有付泽凡,为了保护凌羽寒姑娘,凌风长老还带了几个主动來跟我们结盟的修者,”

“那就好,”凌炎总算是稍稍的放了一下心,

这时候凌炎才发现,在自己的周围已经跪了十几个人,

“多谢大人相救,”

“你么都起來吧,”凌炎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一转身走开,“你们两个跟我來,我先把你们体内的毒驱逐出來,”

“是,”窦兴跟路宝两个人跟着凌炎來到了一个僻静之处,

宜昌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赣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南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宜昌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赣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