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狼爸式教育狼爸式教育太多而非太少

发布时间:2019-11-09 05:21:49 编辑:笔名

狼爸式教育 狼爸式教育太多而非太少

狼爸式教育 狼爸式教育太多而非太少

“狼爸式教育”太多而非太少

以“中国式棍棒教育”为噱头跳上传媒焦点,有借题炒作、搭车卖书之嫌且不说以海外身份、通过内地教育考上北大作为“成功标尺”,本身就很值得商榷

作者:陶短房(微博)

自称“中国狼爸”的萧百佑以棍棒式教育、严格要求子女服从自己、“军事化”管理和不许子女与同学在校外接触等种种严苛措施对待三子一女,并以将其中3人送进北大而自豪,并认为“这就是最大的成功”,目前正在各地高调造势

即便以“考上北大即成功”这个在当代中国人眼中大可商榷的“成功标尺”论,“狼爸”的“光辉业绩”也可算是“水汪汪的”:正如他在书中所言,3个考上北大的孩子中,前两个持香港身份证,第三个是美国籍稍有教育常识的朋友都知道,在内地接受中文教育,又以海外身份考上北大,其含金量较内地普通考生,没多少可炫耀的成分

更何况,这样的“成功标准”,如今恐怕连北大校长、师生也不敢苟同几天前,北大党委书记朱善璐表示,北大学生“为什么不能做一个普通劳动者,只要他卖猪肉卖得最好,修鞋修得最好,种地种得最好,当工人当得最好,一样是北大的骄傲”这种“培养普通劳动者”的理念,恐不会被“狼爸”所接受

如果4个孩子真是在“棒打加绝缘”的奇怪环境中成长,那么进入北大,恐怕才是考验的开始:没了棍棒和约束,从无独立思考、判断和决策经历的他们,会否在亦学府亦社会的象牙塔中迷失?

更严重的是,进入大学意味着成年,“狼爸”对孩子们的“绝对控制”还能否继续?如果继续,恐怕学府、社会甚至法律都不可能坐视,那些继续忍受“狼爸式管教”的成年大学生子女,又如何面对同学们的目光?倘不再继续,那么“狼爸”就真的自信,20年的“棒打加绝缘”能抵御外界的干扰和“污染”吗?

中国教育的应试主义、文凭至上已相当严重,对学生社会适应力、交际能力、独立判断力、动手应用能力等培养不足,已造成许多“高分低能”和徒有文凭却不适应社会竞争和需要的“生理成人、心理幼儿”而“狼爸式教育”,比弊端百出的“应试教育”、“填鸭教育”更甚在中国,这样的“狼爸”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有什么好炒作的?

值得注意的是,“狼爸”突然跳上传媒焦点,背景是一本相关书籍的推出,不由让人联想到此前的“中国虎妈”那位借“中国式教育”而名利双收的“虎妈”,实则是一名并未受到真正中国式应试教育熏陶的东南亚华裔,其教育模式绝难称作“中国式”事实上在北美,对“虎妈”最激烈的批评,恰来自华人社区,时过境迁,相关人士也承认,当初炒作“中国虎妈”概念,有借题发挥、搭车卖书的考量

前鉴不远,对这个打着“中国狼爸”幌子、实则全家都是“海外华人”的卖书者,人们难道不该多长个心眼吗? 继“虎妈战歌”之后,“中国狼爸”萧百佑带着他的新书《所以,北大兄妹》抵沪他的“每天挨顿骂,孩子进北大”宣言,吸引了众多家长和教育界人士“狼爸”坚持“用最传统、最原始的古老方法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家里常备藤条和鸡毛掸子,让孩子们从小背《三字经》、《弟子规》,背不上来就要揍人 “狼爸”不准孩子看电视,不准自由上,不准随意开空调;他说,孩子是民,家长是主;打是一种文化像“虎妈”一样崇尚彪悍教育方式的“狼爸”说,他“把三个孩子打进了北大”

前晚,晨报和“狼爸”面对面,初识了“狼爸”的凶猛,以及凶猛背后爱的教育“狼爸”身着背带裤,言行中透着一股大男人说一不二的威严,他自曝曾就读于暨南大学国际金融系,如今常住北京,从事名牌折扣店商业地产,事业有成;但最让他骄傲的是,他与香港籍太太所育的四个孩子中三个都考进了北大

对话“狼爸”

一切在旁人看来几乎不近人情的要求,却是我最基本的家规

晨报:你如何“将三个子女打进北大”?打孩子时心里怎么想?

狼爸:我有一套“萧氏教育理论”从他们3岁起,我就会和他们沟通好家规,一旦孩子犯规,他们就清楚地知道,爸爸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用什么方式打那个部位、打多少下、打的力量有多重……家中顽皮的孩子一周受罚的次数会超过3次我会把鸡毛掸子反过来,用藤条打会留疤痕,但不伤身体……而且我打之前会先讲一个小时的道理,让所有的孩子一起来听训

打孩子时,唯一的想法就是“钢铁是这样炼成的”“打”就是我个人认为的洗礼

晨报:为何选择做“狼爸”,而非慈父?

狼爸:狼性,是一种带有野性的拼搏和竞争精神,这应该是如今社会需要的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我就决定限制他们的自由我为孩子们建立了一个家庭私塾,并定下死规矩——只有完成作业,才可以休息,作业完成得不好,会受到狠狠的抽打每天,我晚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孩子挨个背诵《三字经》、《弟子规》、《声律启蒙》等课文,背不好的,自然是躲不掉一顿打的,打完以后还得背,一直到会背了才能上床睡觉

晨报:听说你提出了“萧式民主”,倡导孩子们是民,家长是主?

狼爸:对在我家,只要我提出的要求,孩子们必须无条件服从、遵守我无论在家还是在外工作,都会给孩子布置任务,随时监控孩子的行踪,而我妻子则是最大的督导师

我不许孩子随便喝可乐、不能随便开冰箱门、甚至在广州酷热的夏天,不许吹空调……这一切在旁人看来几乎不近人情的要求,却是我最基本的家规我相信这些家规是别人家的孩子无法做到的,孩子们虽然没有了自由,却有了吃苦的精神和勤俭的品质

我一向认为,孩子在上大学之前,不需要朋友

晨报:你对孩子的培养目标是什么?考进北大,是否意味着成功,以考进好学校作为成功标准,是否是典型的实用主义?成功的真正标准难道不是自我实现,幸福与快乐?

狼爸:我给孩子的目标是德、智、体、忠、孝、义,希望他们上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最好的大学

如今,我与孩子探讨得最多的就是价值观问题我是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人这几十年来,成功的标准一直在变我认为西方提倡的幸福与快乐成功学有点脱离现实我不认为考进北大就代表成功,这只是成功的一个阶段就如火箭上天之后还要看如何在轨道内运行,而目前只是冲上天空而已进北大是第一阶段,在北大里努力求学是第二阶段,我对他们在北大的要求是成绩只要及格,但要把图书馆里的书都看完成功的第三阶段是对社会有贡献、对家庭有承担、为家族留下光彩,这才是我眼中的成功

晨报:你施行的“打文化”,和现在的教育大环境有关吗?

狼爸:非常有关如果在国外,我也会让孩子们快乐的成长在如今30斤的书包之下,他们怎么可能轻松?在这场高精尖的分数大战中,他们怎么快乐?社会的神经刀也在“打”孩子,为了保护他们,我只是先打了而已

晨报:“萧式民主”让孩子没有了民主,他们是否敢怒不敢言?书中说有一次,你儿子辛辛苦苦准备了生日礼物,并征得你同意后到同学家去过生日派对,可是,你只让他待了3分钟就回家了你儿子是否感到很失望?

狼爸:是的,他很失望在回家的路上一言不发,到现在还记得这事情我觉得待三分钟也是待过了,礼物送出去就可以了他不就是需要去送礼物吗?我一向认为,孩子在上大学之前,不需要朋友在孩子学校成长的阶段,在这个分工里,只有三类人:家人、老师、同学,而没有‘朋友’这个概念”

晨报:他需要的也许不是送礼物,而是体验生日派对的欢乐?

狼爸:……

我常常陪他们观察事物、熏陶情操

晨报:你书中说,影响你孩子的不只是“打文化”,还有“爱文化”

狼爸:打只是爱的传导和调节狼本身也很温柔,不是有一些“狼孩”吗……当我的孩子找我时,我再忙,也会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

我家的土壤是爱我们对孩子倾注的是坚持、有耐心和全神贯注的爱我太太每次怀孕四个月后,我就会带她周游各地,为她提供充满幸福感的胎教我太太是全职妈妈,对孩子的照顾无微不至,四个孩子上学接送、看病配药和心理倾诉都会找她

晨报:你曾说可以没车、没房、没存折、没信用卡,但是孩子教育上的花费,再贵,也要投入

狼爸:对,为孩子,我不吝惜时间和物质一堂钢琴课要2000元,如果孩子需要,我会毫不犹豫地付钱我常常付出时间陪孩子们看海、看四合院,给他们讲解,陪他们观察事物、熏陶情操

我让孩子们寒假在广州花市里设摊经营,他们受了骗,亏了钱,心里很沮丧,我就让我妹妹悄悄地去买他们的东西……

晨报:近期报道呼吁更多的爸爸参与教育,你怎么看?

狼爸:子不教,父之过父亲参与教育,在心理上、生理上有特殊的优势,可以带给孩子更多的阳刚之气

“狼娃”眼中的爸爸

爸爸无疑是成功的,但我们也失去了童年时该有的快乐

晨报:你们心中是否有委屈,是否有对爸爸的恨?

萧尧(“狼爸”之子):我们小时候没有自由,不能打篮球,不能参加课外活动,不能参加毕业旅行,不能研究自己喜欢的花花草草,这些事,令我们十分苦闷可是,爸爸会和我们讲道理委屈会有,但不太会记恨爸爸,或者说,爸爸让我们又爱又恨

晨报:等你们做父亲时,你们会施行狼爸的教育方法吗?

萧尧:……应该会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吧

晨报:你心目中理想的父亲形象是怎样的?

萧尧:相比同学家父母经常吵架,我们家还是挺好的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有比最好的妈妈次一点的爸爸

晨报:你们的童年,是否有遗憾?

萧尧:有遗憾记忆里,只有一次,我们毫无顾忌地玩,让我感觉到童年的无忧无虑真希望这样的生活能在童年里多出现几次爸爸无疑是成功的,但我们也失去了童年时该有的快乐

晨报:考上北大,是你们自己的努力还是爸爸的作用?

萧尧:都有吧,我觉得并不一定非要这样的教育才能进北大,我身边的同学没有一个家庭教育是和我们一样的,但他们也进了北大

康缘药业生产什么药
心律不齐指什么
生物谷